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历史?>?历史旧闻

1948年的美国大选:投票前都说杜威赢定了,结果杜鲁门翻盘!

2016-11-11 13:58:28 来源:  作者:
摘要: 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特朗普出人意料地成了赢家,而原本胜利在望的希拉里却含泪落选。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1948年的美国大选,戏剧的一幕同样上演过。

?这是美国政治史上最有

?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特朗普出人意料地成了赢家,而原本胜利在望的希拉里却含泪落选。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1948年的美国大选,戏剧的一幕同样上演过。

1948年的美国大选:投票前都说杜威赢定了,结果杜鲁门翻盘!

?
这是美国政治史上最有名的照片之一:总统当选人哈里-杜鲁门得意扬扬地露齿而笑,手中举着一份《芝加哥论坛报》,其醒目的大标题日:杜威击败了杜鲁门。专门搜集历史镜头的人士花费了高达900美元的金额购买这份预测失败的珍宝。

?

托马斯·杜威在那次总统选举中当然并未击败杜鲁门。《芝加哥论坛报》犯了相信民意调查资料的错误。因为民意测验显示,杜鲁门赢得胜利的机会微乎其微。选举前一天,盖洛普民意测验预测,杜威将赢得49.5%的选票,而杜鲁门只有44.5%。盖洛普·克罗斯利民意测验得到的几乎是同样的结果。埃尔摩·罗珀民意测显示的预测更令人印象深刻,杜威的选票为52.2%,杜鲁门的选票则为37.1%。

为什么会这样?让我们从头来捋一捋这场反转大选从开始到结束都经历了什么。

1948年6月,共和党人兴高采烈地在费城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提名托马斯·E·杜威为总统候选人,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厄尔·沃伦为副总统候选人。由于新政已经深入人心,反共宣传当时得到广泛支持,共和党的竞选纲领不得不赞同新政的改革结构,当然也赞同杜鲁门的冷战外交政策。它支持反劳工的塔夫脱一哈特莱法,许诺改善居民生活,进一步减税,制订更多的民权、住宅和福利立法,还要求就业机会均等。总之,共和党的竞选纲领和民主党的没有多少不同。

相反,1948年7月,执政的民主党人在费城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充满着悲观、阴郁的气氛。由于找不到其他适当总统候选人,最后才提名杜鲁门,并选择参议院临时议长艾尔本·巴克利为副总统候选人。

杜鲁门在华盛顿当他的第一任参议员时,受到大家的尊敬和拥护,但还算不上什么新闻人物。

1940年,他为了竞选连任遇到了一场艰苦竞争。后台老板彭德格斯特已经垮掉(“大汤姆”在1939年因逃税及敲诈罪被判刑监禁并死于狱中)。主要挑战来自一位颇有名气的民主党州长。

杜鲁门拒绝富兰克林·罗斯福劝他退出的建议,自己孤军奋战。他不辞辛苦地到密苏里州各地去拉选票,终于以微弱多数当选。

针对战争期间在军事动员和军火生产中存在的腐败无能情况,杜鲁门愤怒抨击,遂被任命为专门调查该情况的委员会的主席。他很快便揭露出大量丑闻,杜鲁门委员会成了头版头条新闻。

杜鲁门的名望在1946年和1947年间的民意测验中持续下降,他变成了人们恶意嘲弄和讥讽的对象:“弄错的就是杜鲁门。”“如果杜鲁门还活着,他会干什么呢?”“不要攻击我们的钢琴演奏家,他正在做他所能做的最漂亮的事呢。”等等。

到1948年,民主党领袖们在物色人选来取代杜鲁门竞选总统,而共和党人则在满怀信心地期待着在11月份大选后接管白宫,甚至连杜鲁门的岳母也认为让杜鲁门竞选连任不过是浪费时间。

1948年的美国大选:投票前都说杜威赢定了,结果杜鲁门翻盘!

杜威(中间)的竞选活动,标语赫然写着“欢迎杜威,我们的下一任总统”

就在这年7月底,民主党的左翼在费城开会,组成美国进步党,提名亨利·华莱士为总统候选人,爱达荷州的国会参议员格伦·泰勒为副总统候选人。进步党的竞选纲领要求“和平自由和繁荣”,重点是谴责杜鲁门政府的冷战外交政策,主张美、苏和平合作,要求逐步实现基本工业国有化,取消塔夫脱一哈特莱法,结束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

“如果杜鲁门被提名,”报业辛迪加的专栏作家说,“那他将被迫发起现代历史上最孤独的竞选。”

当杜鲁门出现在民主党的会场时,他的支持者们从一个用鲜花扎成的自由之钟里放出50只鸽子作为和平的象征,但其中一只正撞到了阳台上,坠地而死。“一只死鸽!”一位代表抬头看着杜鲁门大声嚷道。

当民主党人们在实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最终以任命杜鲁门为候选人为结果结束了大会后,福琴竟宣称道:“共和党人现在已经胜利在望。而另一个政党将会发生什么,拭目以待吧。”

杜鲁门的勇气被唤起了。他完全肯定地相信自己会胜利。他在大会上发表了一个近乎咆哮的演讲,他让被共和党人控制的议会继续回去处理通货膨胀和住房危机。他还计划了一次周游全国的旅行,并希望可以在这次旅行的所到之处痛斥共和党议会。副总统候选人阿尔本·巴克林对他说“把共和党人打倒!”杜鲁门对其许诺说“我会让他们下地狱的!”

杜鲁门在演讲中数述了历届民主党政府对农民和劳工的好处,把民主党描绘为代表“普通老百姓”的党;他详细列举了在共和党控制下国会所遭到的种种失败,指责共和党是为少数特权人士谋私利的党。在演说将告结束时,他采取第1个战术行动:宣布在7月26日——密苏里州称之为芜菁节的那天,召开第80届国会特别会议,要求共和党人通过他们在自己的竞选纲领中表示赞成的立法。共和党人陷入极端被动的地位,认为总统召集这次国会特别会议是滥用职权。

果不出杜鲁门所料,两个星期过去了,特别会议没有通过一项立法。从而在美国公众面前表明:共和党人言而无信,共和党的竞选纲领没有任何真正的价值。

杜鲁门采取的第2项战术行动,就是横越全国的竞选旅行。1948年,几乎90%的美国报刊和电台反对杜鲁门,支持其他候选人,民意测验机构一再预言杜鲁门将在11月大选中失败。为了遏制民意测验和报界的虚假宣传所散布的悲观气氛,杜鲁门决定旅行全国各地,直接对人民说话。

杜鲁门每到一处,都会以奚落和嘲笑的方式来攻击共和党人。“当我在七月份的时候让他们回来履行职责的时候他们在做什么?”他大呼道。“他们什么都没做!议会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事情。如果共和党赢了,他们会将你们撕成碎片的。”

他旅行31700英里,在横贯全国大大小小的火车站发表了356篇演说,听众估计达1200万人。他尽力采用“置之死地”的策略,严厉批评“无所事事”的第80届国会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国会”;指责“共和党人贪婪成性”,“迷恋特权”,“抬高物价,把美国消费者逼到走投无路”,“在农场主背后刺进了一把禾叉”。

1948年的美国大选:投票前都说杜威赢定了,结果杜鲁门翻盘!

杜鲁门和他的幕僚们

他把杜威称作“法西斯分子”,把自己标榜为美国自由主义传统的忠实继承人,极力主张大胆恢复进步主义的政策。

显然他的演讲很渲染人心,在芝加哥的听众中有人大喊道“让他们去死吧,哈里!”杜鲁门大声回应他:“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共和党的威风只是临时的,我们将会赢得大选的胜利!”但是没有人相信他。她的女儿说,当杜鲁门宣布他的威信将席卷全国的时候,记者们“歇斯底里地大笑着”。编辑、专栏作家、广播评论员、政治专家以及职业民意测验家们都预言杜威会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在大选前夕,一个杂志封面这样写着:“杜威成为总统后将会怎样做。”另一家杂志刊登了一张杜威及其夫人坐在小船中的照片,并注释:“美国下一任总统乘轮船跨越广阔的海域,从旧金山海湾而来。”

饶有意思的是,此时中国方面也没有歇着,蒋介石也在紧张地关注着美国大选的结果,并且认同杜威的胜利,提前拍起了马屁。

他先是命中国驻美大使顾维约向杜威授特种“吉星勋章”,并命当时在荚闷的孔祥熙、孔令杰父子动用一切力量,为杜威拉选票。为了表明对杜威的坚决支持态度,蒋介行命陈立夫携400万美元巨款,以参加美国道德重整会名义,不仅在美国两院议员中大肆活动,还直接给杜威提供巨额捐助。

在国内,蒋介石也安排了游行以壮声势。而且这个游行队伍的路线相当长:从神武门出发,向东绕紫禁城角楼,再向南经东华门后再向南,经过长安左门向东。再沿着长安街走到南池子,之后向北走,回到天安门前。

1948年的美国大选:投票前都说杜威赢定了,结果杜鲁门翻盘!

当时的游行队伍

?

杜鲁门的四处演讲起到了作用。通过宣传废除塔夫脱一哈特莱法,重新赢得劳工的支持;通过支持新的民权立法,赢得大多数黑人的支持;他答应维持农业繁荣的纲领,赢得中西部和边境各州农民的支持。

反之,杜威的演讲则越来越枯燥,说的话也都是假大空,基本是赞扬美国“繁华热闹的城市”和“肥沃富饶的平原”,民生社会等问题一律避而不谈,显得高高在上一点都不接地气。也许此刻的杜威觉得胜券在握,演讲不过是走个形式。

在11月1日,竞选的当天晚上,第一轮投票统计显示杜鲁门领先。“但是这只是暂时的领先,”一位广播评论员解释说。“他不会赢的—一他暂时领先的局面即将结束。”但是,时间慢慢过去,杜鲁门仍旧持续领先。

然而,到了午夜的时候,广播评论员H.V.卡登朋对着空气说:“杜鲁门先生仍然领先,但是这只是少数几个城市的投票统计而已。当全国各地的投票都结束后,我们就会看到杜威取得压倒性的胜利。”随后,传来了杜威在纽约获胜的消息。

这里还有一段小趣闻。杜鲁门一位堪萨斯市的朋友汤姆·埃文斯在他位于密苏里州埃克塞尔西厄的旅馆中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必须争取俄亥俄州、伊利诺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民众的选票才能够胜利。“汤姆,”杜鲁门说,“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要睡觉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埃文斯喊道。“就是那个意思。”杜鲁门说。“我将要去争取那三个州的选票了,所以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将会在早上八点的时候结搞定。”

在凌晨四点的时候,杜鲁门的一位情报人员闯进他的卧室,让杜鲁门立刻收听卡登朋的广播。杜鲁门打开收音机,听到了自己以二百多万票的成绩领先,但是卡登朋仍坚持着:“我无法想象他当选总统。选举的结果将由议院决定。”

在上午11:14的时候,杜威输掉了选举。杜威对自己的失败感到十分惊讶。他后来说,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人在醒来后发现躺在棺材里,身边有一支百合花,然后想:“如果我是活着的,那么我躺在这里干什么?如果我已经死了,为什么我还有想去厕所的冲动呢?”而杜鲁门此时为自己的险胜已经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在去华盛顿的途中,杜鲁门看到那份《芝加哥论坛报》,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报纸头条大字标题为“杜威战胜了杜鲁门”。于是他留下了那张经典的照片。他还以模仿卡登朋的对于断断续续听到的竞选结果的预言为乐。

更有趣的是,回到首都后,他发现《华盛顿邮报》报社的前面写着一句话:“总统先生,当你决定要从事总统职务的时候,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要丢尽脸面。”

1948年的美国大选:投票前都说杜威赢定了,结果杜鲁门翻盘!

悬挂在白宫的杜鲁门画像

当然,押错宝的蒋介石最终也承担了相应的后果。赢得大选后,杜鲁们立刻变脸,先是拒绝了宋美龄要求给国民党政府提供援助的请求。不但如此,连原来同意给国民党政府的援助,杜鲁门也要拖延。1949年2月,杜鲁门指示艾奇逊“不停止对中国的军援,但要尽可能采取非正式行动拖延启运” 1950年4月14日,艾奇逊回函民国政府,1948年《援华法》军援部分的1.25亿美元余款“现今正住采办和支付的订货完成以后”,就不要再从军火库中向台湾供货了。由此可见1948年的军援到了1950年还未交完。

1949年元旦,中共在三大战役中获得全胜,南京国民政府摇摇欲坠。这个时候,国民党政府期望美国发表一个措施强硬的照会来稳定人心。杜鲁门却冷淡地拒绝了国民党政府的要求,反而要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留在了南京,以其曾任燕京大学校长和中共的黄华的师生关系,试图和中国共产党进行接触,建立关系。不仅如此,美国还与桂系接触,表示支持时任副总统的桂系首脑李宗仁接替蒋介石的位置。

国民党政府撤往台湾以后,杜鲁门更一度采取放任中共进攻,让国民党在台湾自生自灭的政策。1949年12月23日,美国国务院在《关于台湾政策宣传指示》中说:“台湾在政治上、地理上和战略上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它一点也不特别出色或者重要:”“大家都预料该岛将陷落,在国民党的统治下,那里的民政和军事情况已趋恶化,这种情形更加强了这种估汁。”

1950年1月,杜鲁门发表对台湾问题声明,宣称:“美国对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掠夺的野心。现在美国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亦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的局势,美国政府不拟遵循任何足以把美国卷入中国内争中的途径。同样地美国政府也不拟对在台湾的中国军队提供军事援助和提供意见。”此后不久,美国开始从台湾撤侨。

参考资料:《总统的是是非非草根总统杜鲁门》曹德谦编译;《美国通史 第六卷 战后美国史 1945-2000》刘绪贻杨生茂主编;《美国总统轶事(修订版)》(美)小保罗·F,鲍伊勒着。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大众传媒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众传媒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传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大众传媒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