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地价比房价涨得快 墓地藏怪相催生炒墓族

2014-04-19 16:07:09 来源: 北方网 作者:
摘要:“入土为安”是中国人传统的丧葬观念,而我国土地资源短缺,用于墓葬的土地更是少之又少。近些年,墓地的价格问题一直是倍受人们关注的热点。清明节扫墓高峰刚过,记者根据读者反映走访了本市及周边部分墓园,发现很多墓地价格上涨很快,动辄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的墓地,让许多人感叹“死不起”,而这种墓地价格的飞涨也催

“入土为安”是中国人传统的丧葬观念,而我国土地资源短缺,用于墓葬的土地更是少之又少。近些年,墓地的价格问题一直是倍受人们关注的热点。清明节扫墓高峰刚过,记者根据读者反映走访了本市及周边部分墓园,发现很多墓地价格上涨很快,动辄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的墓地,让许多人感叹“死不起”,而这种墓地价格的飞涨也催生了“炒墓族”。

高价墓地里面究竟有多大水分?墓地的土地使用性质是什么、使用年限有多少?墓地的保管费该怎么收?带着这些百姓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怪象1

部分墓地价高水分大

本市墓地价格在1万元以内的几乎绝迹,3、4万元的就算是低价,5、6万元属一般的,高价的往往达到几十万元。

记者了解到,虽然现在墓地售价很高,但大多数墓地的销售都有折扣,多数墓园可以“划价”,只是折扣多少差距较大。

记者以想购买一块价格适中的墓地名义咨询了数个经营殡葬服务的人员,他们都称目前本市墓地价格在1万元以内的几乎绝迹,3、4万元的就算是低价,5、6万元属一般的,高价的往往达到几十万元。南马集天津寝园墓地一块最低要花7万多元,而天福陵园所剩的墓穴也不多了。目前价格相对较低的是武清区王庆坨附近的万寿园墓地,建议记者去看看,但是那已经属于河北省地界了。

4月7日上午,记者驱车经过武清区王庆坨来到位于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的万寿园墓地。这个墓园的规模不小,记者看到来扫墓的人开的车几乎都是天津牌照的。墓地的一位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记者。他拿出一张宣传册,记者看到其标价最低1.5万多元,最高的28万多元。工作人员带记者来到墓地现场,记者看到一个墓穴占地不足1平方米,便询问价格为啥这么高,这位工作人员称,墓地也有公摊面积,加上每排墓地的间隔一块墓地要占到2平方米左右。标价20多万元的墓地一般为家族式的墓地,这种豪华式墓地占地要达7平方米,因占地面积大,所以售价要高出数倍。“普通墓碑都是连成排,每排墓碑之间的距离约90厘米,而豪华墓地前是一处小广场,视野好,而且墓碑的石材、做工都不一样,售价就高。”工作人员介绍。

“我们这里90%以上的墓地都被天津人买走了,个别也有北京来买的。河北省本地人因为都有自家的地,所以很少有在此购买的。”

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这里距离天津市最近,刚一出武清区就到了。因为这里的售价比天津市的墓地低,所以吸引了大批天津市民来此购买墓地。他说:“我们这里90%以上的墓地都被天津人买走了,个别也有北京来买的。河北省本地人因为都有自家的地,所以很少有在此购买的。”记者看到的天津牌照车辆和墓园内满是操天津口音的人都证实了他的说法。

记者表示看中一块标价为36800元的墓穴,与他划价。这位工作人员拿出随身携带的计算器,打出一串数字,27600,即7折可以卖给记者。他称这是他的权限所能给出的最低价格了。记者表示回去与家人商议后再定。当记者来到存车场处,询问这里看墓地的一位保安员,这位保安员得知记者是来买墓地的就告诉记者可以往狠里杀价,还能杀出不少来……

怪象2

地理位置决定价格?

德慈塔陵的墓地售价最低的为32800元,而记者在德慈塔陵所处的双塘镇走访,一套建筑面积100平方米带精装修的楼房,售价35万元左右。墓地和楼价比较,最低价的墓地也要相差10倍不止。

4月12日,记者来到位于静海县双塘镇的德慈塔陵墓园,这里的环境的确不错,像一处公园。该陵园的中间修建有假山,假山上一尊高大的菩萨像,陵园内修建有宝塔、亭台楼阁,每处陵区周围都栽种着花草树木。靠近陵园有一处“东五台寺”,周围还修建了不少人文景观。该墓地的工作人员介绍,这里的墓地售价最低的为32800元,且3万多的仅有这一种,其余的都在4万元以上,高的多达几十万元。工作人员带记者参观了墓地现场,发现这里中低档价格的墓地每块墓地与万寿园墓地占地面积差不多,也是不足1平方米,售价却高出一倍以上。

德慈塔陵工作人员介绍,墓地涨价是个趋势,她说:“比如这款标价32800元的墓穴,去年年底售价为29800元,几个月就涨了3000元。一般墓地3年就翻番,以后还得涨,要买就趁早。”记者问她为什么墓地卖得这么贵?她说,中国人多地少呀。为了节省土地资源,就得卖贵呀!

一块占地不足1平方米的墓穴,要价几万元,这让老百姓感叹比房价贵多了。实际也是如此,记者在德慈塔陵所处的双塘镇走访,看到这里规划不错,新建了许多别墅和楼房。记者向售楼处打探,这里一套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的别墅,售价约100万元。一套建筑面积100平方米带精装修的楼房,售价35万元左右。墓地和楼价比较,最低价的墓地也要相差10倍不止。记者表示看中一款32800元的墓地,工作人员称这里基本没折扣,自己也没权限,只能让记者找她的领导商量,但她透露,即使有折扣,也就是8%。

陵园、公墓的“地段”因素显然影响了墓穴的身价,不仅如此,墓地的“财道”边,即走道边的墓穴也都是要另加钱的。廊坊万寿园每块墓地要加价8000元,德慈塔陵要加价2000元,永极公墓加价横排5000元、竖排3000元不等。

当日下午,记者驱车来到位于武清杨村附近永定河边的“永极公墓”。这里的环境显然不如德慈塔陵好。墓地周边几乎没有什么景观设施,从现场看,墓地也销售出了不少。墓穴有最低7800多元的,也有十几万元的不等。记者比较,这里标价19800元的一块墓碑,石材和做工要好于德慈塔陵那款32800元的,而经过划价,该公墓的负责人给出的最低价为13000元,其折扣也不少。

记者了解,这些墓地的“财道”边,即走道边的墓穴都是要另加钱的。廊坊万寿园每块墓地要加价8000元,德慈塔陵要加价2000元,永极公墓加价横排5000元、竖排3000元不等。工作人员解释另外加钱是因为把边的墓地公摊面积要大。

坐落在西青区辛口镇的玉佛寺寝宫公墓采用的是格位式的墓穴,虽节省了土地资源,但价格也称得上昂贵了。记者于4月9日来到玉佛寺寝宫,这里环境优美,大厅修建的富丽堂皇。骨灰盒存放采用的是室内一排排的格位形式。存放大厅干净整洁。这种骨灰存放方式售价也很高,如双人墓穴的价格从1.6万元至十几万元不等。“单间”的价格就更高。还要另外收取价格不菲的管理费。记者表示看中一款售价28000元的格位,工作人员称可以23000多元出售,记者进一步划价,对方表示20000元就可以成交。

怪象3

“墓地代理商”

因销售墓地的利润空间大,许多墓地在市区发展了不少代理商,墓地宣传单和宣传牌满大街都能见到。尤其是一些坐落在河北省地界的墓园在本市宣传力度颇大,而墓园给代理商的折扣也很诱人。

记者询问红桥区一位墓地销售代理商,得知万寿墓园给予代理商的价格折扣为45%,即那块36800元的墓穴,代理商22400元就能拿下,比墓地销售工作人员给出的最低价格要低5700多元。

当记者走出德慈塔陵销售大厅时,一位中年男子随后跟了出来,悄悄地将记者拽到一边,递给记者一张名片,并小声说,自己是民政局的员工,如果从他手里购买该处墓地,他可以给出15%的折扣,即比陵园给出的折扣高一倍左右。他声称,陵园给他们的折扣就是15%。他就是为了完成推销任务而已,可以把折扣都让给顾客,不赚顾客的钱。他同时说,记者无论看中天津市哪里的墓地,他都能给出最低折扣,只是别让该陵园的工作人员知道。该男子还向记者推荐到:“这里的墓地售价确实比较高,武清杨村附近的永极公墓售价就低不少,比如这款3万多元的墓穴,在永极墓园,售价不到1万就能拿下来了。”但该男子名片上并没有印“民政局”字样——显然,这是一个“墓地中介”。

在“永极公墓”,就在记者随墓地工作人员察看过程中,一位自称河东区的代理商的中年男子走到记者跟前悄悄地递给记者一张名片,声称如果从他手里买这款19800元的墓穴,仅10000元出头就能买下来,并小声嘱咐记者千万别让工作人员看到。

在玉佛寺寝宫,一些销售代理商也表示,通过他们购买,价格也会比寝宫工作人员给出的价便宜些,大约7折就可以买下来。

怪象4

墓地价比房价涨得快催生炒墓一族

几年前同样一款墓地售价1万多元的,现在要卖到3、4万元了,而且以后还要涨。近年墓地的价格比房价涨得还快,飞涨的墓地价格让很多人看到了商机,也因此催生了一批炒墓族。虽然政府有明文规定墓地不允许私自买卖,但炒墓族依然屡禁不止。

德慈塔陵的工作人员介绍,几年前同样一款墓地售价1万多元的,现在要卖到3、4万元了,而且以后还要涨。近年墓地的价格比房价涨得还快,飞涨的墓地价格让很多人看到了商机,也因此催生了一批炒墓族。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本市和河北省倒卖、转让墓地的信息并不罕见。有人囤积十几块墓地。在许多墓园,记者都发现有大量墓地没有立墓碑。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些没有立墓碑的墓穴全都已经销售出去了。其中有一部分是家中老人还健在,看到墓地价格飞涨,就赶紧提前购买了墓地。

记者在安次万寿园墓地见到了家住南开区宝山道的李先生。他说父母都80多岁了,老父亲怕墓地价格还要涨,就催促他来订购墓地,经过划价,他花了33000元在此处为父母提前购买了一块墓地。类似李先生想法的人不少。记者在红桥区龙禧园小区随机采访了十几位在小区遛弯的老人,有5位老人表示已经为自己买好了墓地。

红桥区销售墓地的代理商小孟介绍,许多手里囤积了墓地的人现在也找他们代理转让。比如两三年前1万多元买的墓地,倒手就卖3万元,有的人在一个墓园就买了十余块穴位,从中获利颇丰。

记者在网上联系到一个转让墓地的人,他告诉记者,他手里有一块现在价值5万多元的墓地,只要3万元就可以出手。他说:“如果你直接去公墓销售处买,我给你的这个价肯定拿不下来。我是4年前花1万多元买的。”他告诉记者,按规定是不允许转让的,“但只要给我提供一个名字,我就能把证给你办出来,到时候我们签个协议就行了。”记者了解到,政府有明文规定墓地不允许私自买卖,但炒墓族依然屡禁不止。

怪象

墓地也有“小产权”?

清明期间,民政局对社会公布允许对外销售的经营性墓地有14家。采访中,所有墓地的经营者都称自己是民政局下属的。有的墓园声称公墓用地是区政府划拨的,永久性用地,可以放心购买,绝不会拆迁的。但记者要求提供产权证等时,公墓负责人称有政府文件,但提供不了购买合同、产权证等,只能提供“存放证”。

记者走访墓地市场发现,墓园占地都比较大,有的墓园在开发第二期、第三期,墓园的土地使用性质也是五花八门。有国有的,有集体的,有宗教用地,有政府划拨用地,等等。

采访中,所有墓地的经营者都称自己是民政局下属的。有的墓园却拿不出“三证一表”。万寿园墓地坐落在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虽然距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不足1公里远,却不属于天津市民政局管辖。但工作人员表示,此墓地为国有性质,各种证照齐全,天津市民购买完全放心。

清明期间,民政局对社会公布允许对外销售的经营性墓地有14家,“永极公墓”并不在其列。记者将自己的疑问向永极公墓的负责人提出来,他言之凿凿地说,该公墓用地是区政府划拨的,永久性用地,可以放心购买,绝不会拆迁的。但记者要求提供产权证等时,他称有政府文件,但提供不了购买合同、产权证等,只能提供“存放证”。

西青区玉佛寺寝宫的工作人员称,这块地为宗教划拨用地,也是永久性用地。虽然寝宫对外宣称占地500亩,实际占地达到800亩,目前正在修建2期工程。

在德慈塔陵,记者看到其正修建“地宫”。工作人员称,地宫内的墓地售价将更高,每块7万元起。为了看起来不占土地资源,地宫上面会用草地覆盖。因土地资源的稀缺,国家是严格控制土地使用的,而这种用地方式是“应对上面的”。

墓地使用

能永久吗?

那么贵的价格购买一块墓地,能否永久使用呢?是许多百姓关心的问题。而根据民政部的相关规定,购墓者在签订墓地使用协议时,一定要确认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对护墓费的缴纳周期、价格以及各自的责任作出明确规定,对不履行协议的一方,另一方有权根据协议的约定进行处置。

采访中,墓地的经营者都表示,购买墓地后墓地的使用年限为20年。这就意味着花数万元购买的墓地使用年限仅为20年。对于购买的墓地20年后如何处置?保管费如何收取?各家墓地经营者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玉佛寺寝宫的工作人员介绍,每个骨灰盒存放除购买格位费外,还要先期一次性缴纳3000元为期20年的保管费。这3000元为永久性费用,如果过了20年,可以通知家人免费续期。而其他墓地的工作人员表示,20年后的保管费待定。如万寿园墓地的工作人员表示,20年后要根据当时墓地的价格收取10%至20%的保管费。德慈塔陵墓园20年后也要收取当时墓地市场价约10%的保管费。而对于20年后联系不到家属的墓地如何处置,墓地的经营者也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相关人士指出,将亲属骨灰存放于公墓的老百姓,20年后假如不能按时或者无法交上保管费,那么“墓地管理者有权掘你祖坟”。采访中更多的老百姓关心的主要不是墓地使用年限、墓地使用权或者所有权之类,而是逝去的亲属20年后何去何从的问题。即中国老百姓20年后如何交费,交多少费用,或者如何处理其逝去亲人骨灰的问题。

公益性墓地

允许销售吗?

据市民政局殡葬管理处处长王春生介绍,目前,本市墓地分为公益性墓地和经营性墓地两种,公益性墓地是指农村地区为本地村民提供骨灰安葬的公益性殡葬设施,禁止对外从事经营活动,一旦发现对外出售,将依法从重处罚。经营性墓地是允许对外出售的,现在全市有14家经过批准的经营性墓地。因墓地占用土地资源较大,本市多年来,一直严格控制经营性墓地的发展,今后也不会再发展经营性墓地了。但是记者调查了解到,仍有个别公益性墓地在违法对外销售。王处长称,武清区确有个别公益性墓地销售的情况,他们也曾查处过。

据了解,中国老龄化速度加快,死亡人数逐年增加,本市每年去世的人数约6万人。墓穴保有量与市民需求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明显,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墓地价格上涨。有些不具备经营资质的墓地就有了市场。市殡葬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卢永介绍,对本市市民来讲,没有必要过分紧张,本市14家经营性墓园的用地足够今后10至15年使用的。

一定要

“入土为安”吗?

本市三个殡仪馆一直以来为逝者存放骨灰盒,其价格相对墓地要便宜很多,存放骨灰盒一年仅需花几十元。目前在殡仪馆存放骨灰占主要形式。卢永介绍,本市第一、第二殡仪馆均存有约10万具骨灰。为什么一定要购买价格昂贵的墓地呢?据了解,许多老百姓还有亲人去世要“入土为安”的传统观念。

家住红桥区水木天成的刘先生介绍,他家中兄弟姐妹共4人,父母已去世,今年清明节期间,想安排父母合葬。商议是购买墓地,还是存放在殡仪馆以及采用植树葬等。商议的结果还是“入土为安”,决定花几万元为父母购买一块墓地为好。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在多年倡导移风易俗,采用新型丧葬形式情况下,植树葬、海葬等形式被越来越多的市民接受,植树葬、海葬的花费要远比购买墓地便宜得多,但还是有部分市民不愿意接受这些形式。“入土为安”的观念还较顽固。

王春生介绍,毕竟墓地占用土地,这不是国家提倡和鼓励的安葬方式,墓地安葬只是一个过渡形式。国家鼓励树葬、海葬等生态葬,本市每年都组织数次生态葬,今年天津寝园还组织了免费生态葬,但这种形式的销售情况远不如墓地销售火。看来,生态葬还需要市民有个逐渐接受的过程。

如何让“入土为安”这样的传统观念和“土地紧张”这样的现实问题统一协调?是相关部门需研究的课题。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大众传媒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众传媒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传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大众传媒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